辣文吧 > 武侠修真 > 尘埃有梦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思念是一章张不可触摸的网
????【悠阅书城app,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,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

????情思如诗。

????翻一翻与相遇以后的日子,心灵就盛开了那些时间的花朵。

????灵魂也如诗,伴你品一品人生,就自我绽放了那些现实的情况。

????落凡站在山崖边,吹着风,拄着枪,想起那冰床上觉睡的姑娘,落凡的心中不免有些惆怅。

????如诗的青春,且随你时光岁月,如诗的路上且没入你思想垂青的世界。

????记忆中那春风又遇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惆怅,此时身边没有了她,思念就像一张不可触摸的网,慢慢在心底延伸,将心思全部罩住,一刻不能动弹。

????回忆里不是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悟性,那记忆中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光明一去不复返。那回忆里有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的年华空前绝后了。

????你走入时光岁月,你也进入情境时分。

????满地相思片片诗,一经岁月不相知,缘分碎离很难缝,虽说再见终成梦。

????站在崖边,夏日的风轻凉,回想有几多回,与李忆雪在白云山的崖边,一起登高远望,遥看落日,不正如此时的景。

????但陌生的熟悉总带着点痛,让人呼吸都变得压抑。沉的空气,让人被回忆问着,让人被回忆牵着,怀念、留恋、窃窃私语难编制,感慨落泪生乱根。

????每当夜深的时候,落凡经常独自登上一道山崖,临空独思,让心事飘在空中,让美好的回忆浮在云上,被风吹得飘来飘去,春夏化作的雨,雨落着心情。那些相遇,相识又相知,离别了的人,卧在冰床,成为了冰雕。

????独上山崖,回忆彼此的温情,是往事留下的余温,怕不留意,就将此忘却,只是在傍晚的时时候,去看落日,回忆此时的你,就像是被冰封成的记忆伤痕,美到让人心痛。

????人有回忆,情在风中,我在此地,你在梦里,还是痛。

????思念就像是一张网,落凡就是网中的鱼儿。

????正在落凡在山崖静静思念李忆雪的时刻,天山书院的四公主赢娇此刻也登上了一座山崖,虽是极北之地,但夏日的风还是那样的灼热,炙烤着每个人焦躁不安的心灵。

????崖边的垂柳无力的摆动着自己细嫩的枝条,苍穹尽头,一轮落日散发出最后一抹残血般的余晖。

????望着崖下的湖面,鸟儿从湖面掠过,荡起了阵阵金黄色的涟漪。

????夏日的风,哪后极北之地,也是炙热的,望着寂静的湖面,脑海中与落凡相识的画面,不经意浮现。

????那臭小子从未将本公主当回事,此次一人独上都城,面对皇宫里的尔诈我虞,他这个边境小人物能吃得开吗,不知道他到了没有,有没有见到二哥。

????不知何时,自从落凡离开天山书院,代她行走世俗间开始,她的心里就己经住了一个人。

????那名少年,不曾瞧起自己,不曾因自己是公主而另外相待,不曾因自己是书院正式弟子而攀附,他渺小如同一粒尘埃,可如今却悄然入住心房。

????湖边的微风,带起的涟漪就是飘风远方的书信,希望能给你还去一声问候。

????思念就是一张无边际的网,网着你,也网着他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夜里,一般是一个家族聊聊家事的时候,皇帝陛下今天处理不少事情,有些累,但却没有觉得厌倦,御膳后他去到了皇后的寝宫。

????皇后的寝宫里,皇后的儿子也就是大皇子正微襟坐着,显得有些局促不安,知道白天父皇处理完政事,家事就留在这里处理,很识趣,饭后,他直接来到这里,片刻不敢耽搁。

????见到皇帝陛下出现,他一把掀起王袍前襟,啪的一声跪了下去。

????大秦皇室或者说当今这位皇帝陛下向来极为重视家庭亲情,对于自己的大皇子,皇帝陛下更是信任有加。在臣子面前绝不会落他面子,但大皇子知道所谓面子都是自己争来的,今日如果自己还要面子,那么他的父皇便会非常没有面子。

????果不其然,今日皇帝陛下极为罕见地没有唤他起身,而是居高临下冷冷打量着他的脸,观察着自家儿子眉眼间的那些沉痛有几分真,那些伤悔有几分演技,直到过了很久之后,才在身旁皇后的劝说下面色稍霁,寒声说道:“抬起头来,看着我。”

????大皇子殿下缓缓抬起头,直视上面看来的那道夺魂的目光。

????“武通是你府中的供奉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你二弟让他去书院,你可觉得可惜?”

????“儿臣不敢。”

????“你以为宋晓晓那么好杀,如果魔修的人出现,你那武通恐怕是一地碎尸。他去书院学习自有他的好处,你二弟也不会要你的人。”

????天山书院存在的历史比秦国还要久远,武通号称修行天才,在那座天下闻名的书院里,想必更进一步是必然,大皇子微微一怔后连忙谢恩。

????“不用谢恩,至少不能由你代他谢恩。”皇

????皇帝看着自己的兄弟,寒声说道:“我大秦出个人才不易,所以你二弟才想着保全他,也正和朕意,但我大秦的人才只能替大作效命,绝不能成为你的私有财富,懂不懂?”

????此言诛心,大皇子骤然觉得心脏一紧,汗水如浆渗出后背,瞬间把王袍打湿,他不知该如何言语应答,只有重新低下头去,以谦卑之态祈求原谅。

????“这些年朕赏了你不少好东西,最近内库有些吃紧,你做些贡献,朕记你的好。”

????“臣弟不敢。”

????“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?”

????皇帝笑着说道:“堂堂一个亲王,贵为当今皇帝的长子,居然让管事去开酒楼,还去监视国之大将,你用意何在?。”

????不是冷笑,话语里感觉没有什么机锋,但大皇子却觉得身上那股无形的压力骤然再增几分,后背汗浆涌出的速度越来越快,紧张等着陛下后续的旨意,但等了很长时间,却没有听到,不免有些狐疑。

????皇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,平静看着他说道:“朕此番不肯重罚你,不是因为别的,就因为替你家管事的那位酒楼东家替你说了一句绝对忠于朕的话。”

????大皇子恍然大悟,昨日宋晓晓去过酒楼后,管事曾经转述过王福禄的汇报,虽然他自认对龙椅上那男人忠心不二,却也不乐意下属说的太多,总觉着有些失颜面,今日想来却还要多亏那人说的那句话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